科拉·克劳利原姓 莱文森
格兰瑟姆伯爵夫人
唐顿子爵夫人
Cora infobox.jpg
生平
生于 1868年[1]
婚姻
状况
配偶罗伯特·克劳利
居住地 唐顿庄园约克郡英格兰
辛辛那提,俄亥俄,美国(曾经)
称谓 格兰瑟姆伯爵夫人
唐顿子爵夫人(1890年前)
格兰瑟姆夫人
夫人
夫人阁下
妈妈
科拉
科拉表亲
外婆
资料
性别
身高 5'9" (1,75 m)
发色 棕色
瞳色 蓝色
家庭
近亲

罗伯特·克劳利(丈夫)

玛丽·塔尔博特(女儿)
伊迪丝·佩勒姆(女儿)
西比尔·布兰森(女儿)†
未命名儿子(流产)†
玛莎·莱文森(母亲)
伊西多尔·莱文森(父亲)†
哈罗德·莱文森(弟弟)
其他
亲属

查看详细列表

维奥莱特·克劳利(婆婆)
帕特里克·克劳利(公公)†
罗莎蒙德·佩恩斯威克(大姑姐)
马修·克劳利(远房四代姻堂亲/女婿) †
乔治·克劳利(外孙)
汤姆·布兰森 (女婿)
西比·布兰森(外孙女)
亨利·塔尔博特(女婿)
赫伯特·佩勒姆(女婿)
玛丽戈尔德(外孙女)
休·麦克莱尔(姻表亲)
苏珊·麦克莱尔 (姻表亲)
詹姆斯·麦克莱尔 (姻表亲)
罗斯·麦克莱尔 (姻表亲)
安娜贝勒·麦克莱尔(姻表亲)
维多利亚·奥尔德里奇 (姻表亲)
姑妈(或姨妈)
从属
职业 唐顿诊疗所董事长
忠于 克劳利家族
菲莉丝·巴克斯特
幕后
演员 伊丽莎白·麦戈文

Downton-icon@2x.png
如果这就是我的大限,记得我爱你,非常,非常爱你。
罗伯特·克劳利因溃疡发作而生命垂危时对科拉说


科拉·克劳利(Cora Crawley),原姓莱文森(Levinson),格兰瑟姆伯爵夫人,唐顿子爵夫人 ,生于1868年[1],被称作 格兰瑟姆夫人,是一位美国女继承人,其母亲为玛莎,父亲为伊西多尔·莱文森,其弟哈罗德·莱文森也娶了一位英国贵族。她嫁给了唐顿子爵罗伯特·克劳利,后者在其父去世后成为格兰瑟姆伯爵

她有三个深爱的女儿玛丽伊迪丝西比尔。西比尔出生后18年,科拉再次怀孕但遗憾流产,失子之痛后她又再次失去小女儿西比尔,后者死于生育西比·布兰森时。一年后,科拉的外孙,玛丽的儿子乔治出生。乔治在其父亲,罗伯特的堂侄马修·克劳利死后继承了伯爵爵位和唐顿庄园。科拉还有另一个孙女,伊迪丝的女儿玛丽戈尔德

生平

早年经历

维奥莱特: "我给你母亲写了信,可想而知,她非常担心。她说想过来。"
科拉: "噢,天哪。"
维奥莱特: "知道你不乐意,所以我没答应。让她下次直接来抱外孙。"
— 维奥莱特和科拉讨论她的怀孕。[src]

科拉于1868年[1]出生于辛辛那提,她是纺织品巨富 [[伊西多尔·莱文森] 及其妻 玛莎·莱文森的独生女,她同时还有一个姑妈(或姨妈)[2]。科拉与她的母亲关系比较紧张[3]

1888年,年轻的科拉被母亲带到伦敦去参加人生中的第一次社交季[4],以期嫁给英国的贵族。在这次社交季中,她遇到了唐顿子爵、未来的格兰瑟姆伯爵罗伯特·克劳利,并与其订婚,这令罗伯特的母亲感到懊恼。两人在1890年2月16日[5]完婚。他们的部分婚姻契约规定了科拉的财产须与罗伯特的家族财产进行绑定,从而避免了庄园的破产。

唐顿生活

她的婚姻起初只是单方面的爱恋,然而过了一年之后,罗伯特也爱上了她,他们的婚姻变得相当幸福[6]。在她的公公逝世后,罗伯特承袭了格兰瑟姆伯爵的爵位,而她也成为了格兰瑟姆伯爵夫人。从结婚到1912年,长达23年的婚姻中,伯爵夫人育有三个女儿:玛丽(生于1891年), 伊迪丝(生于1892年)与西比尔 (生于1895年)。然而三个女儿皆无法继承爵位或财产。为解决此问题,克劳利家族打算让长女玛丽嫁给继承人帕特里克·克劳利

1912年-1914年

科拉与玛丽讨论内皮尔

科拉第一次出场时是在泰坦尼克号沉没后的早晨,她正在床上阅读一本报道此事的女性杂志。“简直太可怕了!”,她对走进来的丈夫说。他告诉她唐顿的继承人詹姆斯·克劳利与其子帕特里克·克劳利以确定在此次沉船事件中罹难。科拉简直不敢相信,因为他们本打算5月乘船前往美国。她对堂亲们的死亡感到沮丧,她相信自己的长女玛丽爱着帕特里克,因为两人已经非正式订婚了。但事实并非如此,玛丽对堂兄并没有情意,对他的去世并不太伤心。反倒是伊迪丝深爱着帕特里克,并对玛丽的订婚感到妒忌。然而,包括科拉在内的其他家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科拉谈论自己对马修的看法

此事不仅仅改变了玛丽的爱情生活,詹姆斯与帕特里克是唐顿庄园的第一与第二顺位继承人,目前谁将是新的继承人变得不明朗。科拉对伊夫林·内皮尔颇有兴趣,尤其是这名男士似乎对玛丽来说很重要。科拉询问玛丽她是否喜欢他时,玛丽回答“我不讨厌他”。可能由于科拉与内皮尔的已故母亲交情甚笃的缘故,她对玛丽给内皮尔写信感到非常宽慰。

科拉与维奥莱特和罗伯特讨论了玛丽对内皮尔的观点与行动,维奥莱特赞同玛丽应该追求内皮尔,反正她对马修·克劳利也没什么兴趣。科拉告诉他们内皮尔十分富有。科拉感到有点担心,因为维奥莱特看上去有点不悦。维奥莱特说她很满意,但认为让玛丽追求内皮尔的整个算盘恐怕打得不太聪明。维奥莱特说她不希望罗伯特把玛丽的婚姻当做争取继承权的工具。科拉向她保证绝非此意,她说自己很欣赏马修,但这不认为应该把财产对他拱手相让。

科拉在读内皮尔的来信

科拉来到玛丽的房间,告知她内皮尔来信说将要带一个土耳其大使馆的朋友来唐顿,此人名叫凯末尔·帕穆克。信中还提到帕穆克是一位苏丹的儿子,来英国参加阿尔巴尼亚会谈。科拉也邀请了帕穆克先生来唐顿做客。

次日,科拉见到了内皮尔与帕穆克先生,欢迎他们的到来。晚餐期间,谈及格温想要成为秘书的梦想时,科拉表示这很有意义,因为她想要为这个家族工作的人感到满足。科拉看着帕穆克与其它家人谈论社会阶层的变化,以及对世界造成的影响。科拉微笑着回应帕穆克的笑话,后问他对打猎感觉如何,帕穆克回答说“印象中没有比这次更好的”。

科拉坐在马修与伊夫林中间,对帕穆克的笑话报以微笑

科拉得知帕穆克死于玛丽的床上后,深感震惊与失望。她与玛丽,安娜一起把尸体搬回帕穆克的房间。她随后意识到,这可能会成为一个对玛丽名声损害巨大的丑闻。在处理完毕后,科拉对玛丽说,她永远不会原谅玛丽把她置于这种境地,同时承诺会保守这个秘密不让罗伯特知道,但并非为了玛丽,而是为了罗伯特以免他伤心。她也要求安娜保守秘密,随后三人一起离开了房间。

得知帕穆克的死讯后,科拉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次日清晨,伊夫林·内皮尔前来和科拉道别,科拉询问是否有机会再见,内皮尔表示自己事务繁忙。他承认自己并非一个有趣的人,认为嫁给自己的女人一定认为自己很无聊,不会真正爱上他,他相信婚姻的基础应该是爱情。

科拉与安娜搬运帕穆克的尸体

科拉建议玛丽前往纽约,但维奥莱特认为事情还没到那么绝望的地步。科拉告知维奥莱特玛丽因为帕穆克的而感到很伤心,由于维奥莱特不知道帕穆克的秘密,对此很是困惑。科拉再次指出限定继承无法打破,确认玛丽无法继承。 科拉令布兰森带西比尔去里彭买一件新女装。在与西比尔讨论女权时,她说“所以女性权利从家庭开始?这我非常支持”。她也谈及美国的教育,认为与英国非常不同,在英国只教授她们法语和礼仪。科拉跟着玛丽来到她房间,发现她在哭泣,得知玛丽对马修的伤心,气氛与嫉妒。科拉向玛丽保证整个家族都是爱她的,但玛丽情绪崩溃,开始怨天尤人。科拉告诫她不可跟马修争吵,因为总有一天她会需要他。科拉看到小女儿西比尔穿了一件中性的裤装时,感到非常惊奇。

科拉与内皮尔告别

1914年7月,科拉刚从伦敦社交季回到唐顿后便觉身体不适,克拉克森医生诊断后得知,她在产下西比尔18年后再度怀孕了,这令罗伯特深感惊喜。夫妇二人得知此喜讯后十分激动,因为他们终于可能如愿有了一个儿子和继承人。克拉克森医生告诉罗伯特科拉可能已有四个月的身孕,这表明她应该是在1914年3月上中旬怀上的。

马修向玛丽求婚未得到马上的回应,科拉的怀孕让这个问题更复杂了,彼时玛丽正在伦敦与姑妈罗莎蒙德待在一起,她承诺回到唐顿后就会给马修答复。罗莎蒙德建议玛丽不应该接受马修的求婚,而是等宝宝出生后看是不是男孩再说。维奥莱特则认为她应该就趁现在在孩子出生之前接受求婚。玛丽仍在犹豫中,马修却认为玛丽在担忧科拉生下男孩取代他继承人的地位。实际上,玛丽的迟疑不决是因为她觉得必须把她与凯末尔·帕穆克的秘密向马修透露。

科拉试图安慰玛丽

与此同时,维奥莱特试图寻找一个贴身女仆来替任西蒙斯,向科拉寻求帮助。萨拉·奥布莱恩误以为科拉是想替换自己,感到非常愤恨。当科拉在沐浴时,奥布莱恩把一块湿肥皂滑向浴缸,她随即醒悟自己的罪恶,但当她想要阻止科拉时,科拉已经滑倒在地板上。这次摔倒引起了她的流产。罗伯特哭着对约翰·贝茨说他已经从克拉克森医生处得知,这个孩子本该是个男孩。1914年8月4日,当英国对德国宣战的消息传来时,科拉仍在恢复修养之中。奥布莱恩因为内疚,对科拉愈发忠诚与尽心。如果这个孩子顺利出生,他一出生就将成为唐顿子爵,并取代当前假定继承人马修·克劳利成为格兰瑟姆伯爵爵位的继承人。

1916年-1919年

一战开始了,科拉全心全意投入到战争支持事业中,她正举办一个慰问前线战士的音乐会。此时,伊莎贝尔带来了马修与拉维尼娅·斯怀尔小姐订婚的消息。科拉听闻后感到不愉快,她本希望玛丽与马修的婚事最终能成,不过她也能积极乐观看待此事。唯一的问题是,玛丽与马修可能在同一天回到唐顿庄园(马修从前线请假带拉维尼娅回唐顿,准备把她介绍给克劳利一家,而玛丽呆在伦敦,也正准备回来)。他们可能搭乘同一列火车。伊莎贝尔指出他们不会在火车上相遇,因为马修与拉维尼娅将驾车回来。

科拉与三个女儿一起准备参加音乐会,伊迪丝故意向玛丽提及马修未婚妻的事情,玛丽掩饰住自己的伤心,把话题转移到理查德·卡莱尔身上,科拉说卡莱尔应该来唐顿做客,他应该和罗伯特相处得很好,伊迪丝则揶揄道”完全没想到他是爸爸的类型“。随后他们一起去参加音乐会,在那里罗伯特热情地欢迎了伊莎贝尔,马修与拉维尼娅。当维奥莱特调侃拉维尼娅的外貌时,科拉在自己的婆婆面前维护她,认为她“长得非常甜美”。

科拉的女仆奥布莱恩偶然听闻伊莎贝尔鼓励西比尔小姐当志愿护士(西比尔听说一个曾经的追求者汤姆·贝拉西斯死于战争后,感到自己很没用),并报告给了科拉。奥布莱恩告诉她看到的可怕景象——从前线回来的肢体残疾的男人们。这令科拉认为西比尔不应该去当一名护士,这次维奥莱特与伊莎贝尔却罕见地联合起来反对科拉的决定。

西比尔想亲手为科拉做生日蛋糕,但由于对烹饪毫无了解,便到楼下向帕特莫太太寻求帮助。黛西也很想帮助她,于是她们同意私下给西比尔教授一些基础厨艺。卡森先生对此并不赞同,并告诉了科拉。科拉很高兴看到西比尔亲自为自己做些什么,声称自己并不在意西比尔学厨的行为。

她终于同意了西比尔当一名护士,即使这意味着她要远离家人接受两个月的训练。科拉为自己的小女儿感到十分骄傲。

西比尔听说爱德华·考特尼的自杀是因为他不想离开唐顿诊疗所的朋友转去法利霍尔(Farley Hall)的一家疗养院,她意识到在诊疗所附近需要有一家本地疗养院。伊莎贝尔想到了唐顿庄园,西比尔也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她们向家人提出这个建议,遭到维奥莱特的反对。科拉提醒维奥莱特,她才是现在的格兰瑟姆伯爵夫人,她有权利决定庄园的用处。

科拉与罗伯特最终同意把唐顿改造成临时疗养院。医护人员,医疗设备以及食物供给开始搬进来。伊莎贝尔对此非常感兴趣,想要当管理人员。她开始对庄园里很多事物进行改革(例如仆人午餐时间),这令科拉深感恼火,觉得伊莎贝尔超出了她的底线。两人因此发生争执,科拉表明了她的感受,伊莎贝尔立即为自己辩护,声称她具有医护经验,认为自己更适合管理唐顿。科拉出离愤怒,告诉伊莎贝尔唐顿是“她的”房子,她想怎样管理就怎样管理。伊莎贝尔去法国北部帮助红十字会,数月无人能联系到她。

马修·克劳利与自己的勤务兵威廉·梅森在法国战斗时受伤。克劳利公馆收到一封电报,由于伊莎贝尔与马修都不在家,莫斯利先生将其送至唐顿。罗伯特打开电报,震惊得知马修在一战中脊椎受伤。 科拉的女儿玛丽深受打击,因为她仍然爱着马修,尽管她极力否认。

马修在唐顿恢复期间受到玛丽额外照顾,此时马修把拉维尼娅送回伦敦,因为他不想影响她的生活。但科拉与理查德爵士将拉维尼娅带了回来,因为科拉担心玛丽重新回到马修身边,而影响了她的婚姻大事。当马修最终完全恢复过来时,科拉还是为他感到高兴与宽慰,但对罗伯特决定在唐顿为马修举行婚礼感到不快,因为这意味着玛丽的婚事必须延迟。

在马修与拉维尼娅的婚礼筹办期间,西班牙大流感在唐顿爆发,科拉也成了感染者的一员。奥布莱恩没日没夜地陪着她,几乎没有睡眠。罗伯特极度担心因为她的状况越来越差,事实上据克拉克森医生所言,科拉已经濒临死亡,如果挺过今晚就能活下来。同时,本来病情并不严重的拉维尼娅情况突然恶化,最终溘然长逝。次日,科拉感觉好多了,罗伯特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2011圣诞特辑

装饰完圣诞树后,科拉与家人们给唐顿员工赠送礼物。她和其他人一样很担心贝茨先生,因为他的审判日将近。一天晚上,科拉收到西比尔的一封来信,信中称西比尔已经怀有身孕,但科拉没有跟任何人说,包括西比尔的姐姐们。

罗伯特疑惑为何玛丽明明已经厌倦了理查德爵士,还要和他在一起,科拉告诉了他凯末尔·帕穆克死于玛丽床上的事件,理查德威胁玛丽,如果她与他分手则会公开此事。

罗伯特收到好消息,贝茨最终不会被处决,科拉也松了口气。她与卡森一起宣布仆人舞会开始。晚上,她告诉罗伯特她想要西比尔和汤姆以及他们的孩子将来回唐顿居住。

1920年

科拉的母亲玛莎·莱文森到访唐顿,因为他们听说罗伯特投资失败损失了很多钱(包括科拉从娘家带过去的)。科拉全力支持与安慰罗伯特,她说她不会被这种事打倒,因为她是美国人,“拿起枪,闯世界”。罗伯特对此深表感激。科拉计划在罗伯特拥有的一处房产唐顿别院里举行一场野餐,希望罗伯特能对将来可能搬到这儿居住的事实乐观看待。科拉得知玛丽计划向她的母亲玛莎寻求钱财帮助,但她对此表示反对,因为这有失尊严,而且她父亲往唐顿里投得钱已经够多了。她告诉玛丽,错误是他们自己犯下的,玛莎与哈罗德不应来为他们买单。托马斯·巴罗散播奥布莱恩将离开唐顿的谣言,科拉觉得自己对奥布莱恩倚重颇多,故感到有些失望,奥布莱恩坚称这不是事实,并且也不是她散播出的消息。科拉从卡森处得知休斯太太可能罹患严重疾病,她告诉休斯太太,她想呆在唐顿多久都可以,不必担心去处以及谁来照顾她,他们甚至会为她雇一个护士。休斯太太感动得留下了泪水。由于炉子坏了,无法为宴会准备食物,科拉考虑送宾客回家,令玛莎感到十分好笑,并说这将会很有趣。

科拉是最早欢迎汤姆·布兰森回唐顿的人之一,也是第一个开始持续以“汤姆”称他的人。汤姆的行为导致他与西比尔从爱尔兰逃亡,科拉对此感到烦恼不安,不过她只是询问汤姆,而并非责备他。

1920年中期,科拉的小女儿西比尔必须回到唐顿的家中,因为他的丈夫汤姆因为在爱尔兰参与革命活动被通缉。于是她回到唐顿,并预计在此生下女儿罗伯特特别安排了产科专家菲利普·塔普塞尔爵士前来,但科拉坚持要让最了解西比尔的理查德·克拉克森参与顾问。克拉克森医生相信西比尔出现先兆子痫,想要带她去医院做剖腹产,但罗伯特听取菲利普爵士的意见,表示反对。宝宝出生了,一切看似顺利。西比尔对科拉说起汤姆当汽车修理工的事情,西比尔认为这对汤姆来说是一种退步,想让科拉阻止罗伯特抓住这次让汤姆离开唐顿的机会,科拉说她们可以以后再谈此事。此时,西比尔突然开始抽搐,并在不久后去世。科拉对玛丽说,这是她们最后一次在一起的机会了。她大约西比尔照顾汤姆和她的孩子。科拉一开始把西比尔的死归责于罗伯特,因为他信任菲利普爵士而致使西比尔贻误治疗时机。但在维奥莱特令克拉克森医生表示即使西比尔被送往医院仍有可能死亡后,两人随即和好。尽管科拉从来不表明自己的宗教观点,在小西比受洗天主教之争中她站在了汤姆一方,并参加洗礼,并说她知道西比尔在天上看着。科拉非常不想让汤姆马上离开,始终记得西比尔对他有更高的期待。贾维斯退休后,维奥莱特建议汤姆成为唐顿的新代理人,科拉表示支持,并且在1921年,汤姆无法和其它家人一起参加苏格兰之旅,她对此感到遗憾与抱歉。科拉始终缅怀着西比尔,维奥莱特向她保证所有人都很思念她。

1922年

在经历失去了小女儿的悲恸之后,科拉的人生目标变成了“及时行乐”。[7]

托马斯·巴罗向科拉举报韦斯特奶妈疏于职守,科拉去调查详情时无意听到她在辱骂小西比的父母,科拉立即现身,当场解雇了奶妈,并不让她再靠近孩子们。她告诉奶妈她的“价值观”在一个有教养的家庭里无容身之地。

科拉雇佣了一个新贴身女仆埃德娜·布雷思韦特,她之前曾在唐顿做过女仆。埃德娜并未把自己当初为何离开的真实原因告诉科拉,而是说自己更像当贴身女仆而非普通女仆。因为休斯太太给了她一个不错的推荐信,所以科拉并未起疑。

埃德娜上任的第一天,科拉发现她的一条裙子被损坏了。埃德娜透露谁是责任人。托马斯·巴罗后来告诉科拉埃德娜在保护某人。当科拉问起是谁时,他说安娜·贝茨该为此事负责,而真实情况是埃德娜自己弄坏了裙子。似乎她和托马斯打算在庄园内制造麻烦。科拉对安娜能犯下这种错误感到很惊讶,并把此事告诉了罗伯特。埃德娜离开时,声称是因为家庭问题,但实际上是因为休斯太太挫败了她打算勾引汤姆·布兰森嫁给自己的伎俩。直至埃德娜离开,科拉也未得知事情的真相,但对她的继任者菲莉丝·巴克斯特感到很满意。

马修生前写的一封信被发现,信中表明了他指定玛丽为其唯一继承人的意愿,因此拥有大部分庄园所有权的玛丽开始更大程度上参与到庄园管理,科拉对自己大女儿的决定表示支持。晚餐时,罗伯特对玛丽的决定感到不快,声称该信件未必具有遗嘱的法律效力,玛丽可能无法继承马修的所有权,对此,科拉和部分其他家人一样站在玛丽这边。在这番草率的争论中,罗伯特对玛丽说她将需要理解很多庄园管理的事务,玛丽要他说重点,科拉评论说罗伯特的意思就是一个女人最适合的位置是呆在家里。科拉努力让罗伯特接受他们大女儿对生活的新展望,最后罗伯特终于承认马修的信件是遗嘱,令科拉十分高兴。

得知歌唱家奈丽·梅尔巴即将来唐顿做客与演出,科拉很是激动。但卡森先生告诉她,他和罗伯特考虑最好让奈丽在自己的房间吃饭,而非和他们一起,因为这是旧传统。科拉对此感到震惊,她认为这简直荒谬,时代已经不同了,奈丽作为这个家的客人应该和他们坐在一起。她愤怒地要求罗伯特允许奈丽与他们一起用餐,实际上罗伯特基本上没怎么对此事发表看法,是坚持旧传统的卡森先生做出这个决定的。随后,她与丈夫一道,满怀愉悦地观看了奈丽的演出。

科拉很高兴她的丈夫承认迈克尔·格雷格森是一个“正派的家伙”。格雷格森失踪后,她努力安慰伊迪丝,坚信如果有什么糟糕的事情发生了,他们一定会查明。不过,她并不清楚格雷格森为何去德国,也不知道伊迪丝已经怀了他的孩子。即使在伊迪丝在瑞士生完女儿后回来,科拉也没有起疑。

汤姆表示自己有可能带着西比离开唐顿前往美国发展,尽管科拉舍不得他们,但仍然尊重他的意愿,并为此与同样不想让他们离开的罗伯特争论。

2013圣诞特辑

19243年,科拉陪同罗斯觐见国王乔治五世玛丽王后威尔士亲王。同时,科拉也与自己的母亲玛莎·莱文森和弟弟哈罗德·莱文森重聚。

1924年

科拉与一位名为西蒙·布里克的美术史学家成为好友,后者频繁来唐顿学习研究宅子里的藏画。布里克开始对科拉调情,称赞她的美丽。科拉也欣然接受他的恭维,直到有一天晚上他竟然闯进她的房间。她请他离开,但此时罗伯特正好进来,与布里克发生冲突。布里克离开后,罗伯特与科拉的关系降至冰点。一天晚上,科拉对罗伯特说,如果自从两人结婚以来他从来没与其它女性暧昧过,那么他尽可疏远她。罗伯特想起了自己和庄园曾经的女仆简·穆尔萨姆的关系,最后还是回到了两人的卧室。随后他决定卖掉那些画作。科拉问他是否是因为她与布里克的缘故,罗伯特回答说,每当他看到这些画就会想起曾对她的不信任,希望卖掉它们,尽快翻过这页。

科拉注意到伊迪丝收到迈克尔·格雷格森已经去世的消息后十分伤心,她评论说自己没有看错格雷格森,他慷慨地把出版社留给了伊迪丝。伊迪丝离家出走后,她和其他家人一样震惊。维奥莱特与罗莎蒙德知道伊迪丝是带着自己的女儿玛丽戈尔德一起离开了,维奥莱特想要把真相告诉科拉。尽管罗莎蒙德认为这样会辜负伊迪丝的信任,维奥莱特坚持认为如果伊迪丝发生了什么意外,科拉将来得知她俩知情,就绝不会再原谅她们,她还说,作为伊迪丝的母亲,科拉有权知道事实真相。

维奥莱特与罗莎蒙德准备单独跟科拉谈此事,不过还没来及说出来,托马斯就通报科拉德鲁太太求见。科拉从德鲁太太那里知道了伊迪丝是玛丽戈尔德的亲生母亲,而自己有了另一个孙女。她在就餐前质问罗莎蒙德与维奥莱特,对她们一开始就瞒着自己感到非常生气。当她得知两人打算再次把玛丽戈尔德送出国时,立即看出这就是伊迪丝离家出走的真实原因,并简直要找到伊迪丝,“听听她的想法”。科拉告诉维奥莱特她再也不会信任她了,尽管罗莎蒙德认为科拉只是说说而已,维奥莱特评论说这恐怕是科拉对她说过的最真诚的话了。

罗斯的追求者阿提库斯·奥尔德里奇建议他们联系迈克尔出版社的办公室,科拉·克劳利与罗莎蒙德来到办公室,杂志社接待员坚称他们不知道伊迪丝是否会来,问她们能否留个消息给她。随后伊迪丝从办公室出来,她很烦恼科拉知道了真相,而科拉也很失望伊迪丝利用了德鲁太太。伊迪丝坚持不肯回去,科拉威胁在她的员工面前公开讨论她的情况,伊迪丝只得建议她们到附近的一家茶室去谈谈。

科拉想见见玛丽戈尔德,但伊迪丝拒绝了。罗莎蒙德称伊迪丝起初打算去美国的想法是“荒谬的”,科拉反问何以见得,伊迪丝自己就是半个美国人。科拉希望伊迪丝以德鲁一家无法负担养育朋友的女儿为由把女儿带回唐顿抚养。罗莎蒙德表示反对,但科拉无视了她的看法。伊迪丝同意了该提议,条件是罗伯特与玛丽不可知道此事。

Cora calls Mr Drewe for his help that night to meet them at the train and take Marigold,so that after she and Edith discuss the Drewes' situation with the rest of the family,Edith could bring her back to Downton in broad daylight. As they train home,Cora smiles at Edith and Marigold,but then spots Mary on the station. Edith quickly gets through the situation when she sees Mr Drewe,asking him to take Marigold to the next station while helping them with their bags. Mary and Robert object to the "adoption" but Cora stands by Edith,and Robert agrees when Cora insists they offer Marigold a home.

Robert notes Edith's obsession with Marigold to Cora after the girl joins Sybbie and George in the nursery. He tells her that there is something about Marigold,a "sense of deja vu",he cannot quite understand. After the unveiling of the war memorial,Robert tells her he has realized Marigold reminds him of Michael Gregson,and confirms with her the truth,that Marigold is Edith's daughter. Cora asks him not to tell Edith he has guessed,that the secret should remain Edith's a little while longer,to which he agrees. To her delight,he admits he thinks he will love his new granddaughter.

Cora is introduced to Atticus Aldridge and his parents Lord and Lady Sinderby through Rose. She encourages Rose's relationship with Atticus. Lord Sinderby speaks to her about her late father,who like the Aldridge family was Jewish. He asks Cora if it was difficult having a different religion from her father,and if her mother never considered converting to Judaism. Cora does not believe so in both cases,and admits she is not ashamed of her father,citing that her family did not change their name (Lord Sinderbys grandfather had changed the family's name to Aldridge).

2014 Christmas Special

When the family joins the Sinderbys for the grouse season at Brancaster Castle,Cora sees Robert is hiding something and repeatedly asks him what is going on. He finally admits he has been having pains in his chest and will be going for tests when they return home. Cora insists he should not be shooting then,and when he has a severe episode,she settles the matter and stops him shooting for the rest of the season,telling Mary she wants to get him home in one piece. When it's determined he has an ulcer,she puts him on a strict diet,which to his dismay does not include alcohol. It ends until Christmas Eve,and she tries to stop him from speaking as he has started drinking again,but later on is amazed when he does speak in praise of their son-in-law Tom and wishing him well,for he did not sound drunk at all. When she asks him how he did that,he told her he was concentrating,citing his training as a soldier.

1925

Cora happily supports Edith's plans to appoint a female Editor for her business after the male one walks out on her. Meanwhile Mary meets a charming race car driver and Cora attends the races,but horror strikes and Henry's rival is painfully killed. She looks visually sad at Finner when the matter is brought up. 1925 proves to be a very stressful for Cora as during at a dinner with the Health Minister her beloved husband began throwing up violently heavy amounts of blood,Cora later ran to his aid and accompaniment him to the hospital. During this time Cora argues with Violet over what is to be done with the Downton Hospital with her pushing to new methods alongside Isboel,Cora is then apptioned the successor of Violet. Cora feels torn as her loyalty first is to her family yet she does want to take the position. Cora eventually takes the position of Chairmen of the Hospital. Later on,when the doors of Downton are opened to the public Cora proves to be fairly unknowledgeable of the great estate. Violet soon storms in and is angry with Cora as she accepted the position. When Violet runs of to France Cora feels responsible for tearing apart the family. When Bertie Pelham proposes to Edith Cora worries over what he will make of Marigold. Cora constantly helps Edith with her difficult situation with Pelham,and pushes for her to tell him the truth. Later when Bertie becomes the new Marquess Cora is very happy and later addresses him incorrectly but it is taken lightly and the two laugh. Cora then comforts Edith when Bertie leaves but is overjoyed when Mary marries Henry. </tabber>

性格

科拉总体上是一个友善而宽容的人,她总是发现周围人身上最美好的一面,却似乎忽视一些人(如埃德娜)的阴暗面。比起其他家人,她也更容易接受新事物和改变,例如西比尔死亡前后她对汤姆的接受。科拉非常爱自己的家人,奥布莱恩因为对马修的无礼而受到了她的责备,玛丽发生丑闻后她义无反顾地支持,西比尔逝世后对她深切地哀思,发现韦斯特奶妈对西比的虐待后毫不原谅地解雇了她,还有安排伊迪丝在唐顿抚养玛丽戈尔德等等。在奥布莱恩的不辞而别之后,她也感到失望。她有时也会发脾气,并且不原谅欺骗和背叛。

科拉同样深爱着他的丈夫罗伯特,这在富有的美国女继承人和英国贵族之间的包办婚姻里并不常见。当遇到麻烦的时候,她倾向于把错误都归咎到自己身上,例如在1924年,她因为罗伯特与西蒙·布里克的冲突而深深自责。

注释

  • 第五季透露科拉的父亲为犹太人。
  • 科拉的原始财富究竟有多少尚属未知。
  • 很多英国与欧洲贵族迎娶过富有的美国女继承人,她们被称为“美元公主(dollar princesses)”[8]。其中部分名单见:美国女继承人列表

语录

  • "I believe there is an answer,which will secure your future and give you a position." - to Mary about marrying Matthew and becoming Countess of Grantham
  • "No one ever warns you about bringing up daughters. You think it's going to be like "Little Women." Instead they're at each other's throats from dusk till dawn."
  • "We're alright. Aren't we,Robert?" - talking to Robert after she survived Spanish flue and Lavinia didn't
  • "Don't worry about me,I'm an American. Have gun,will travel!" - to Robert after his confession of losing most of her money
  • "Very,very good luck my beautiful daughter!" - blessing Mary right before her wedding
  • "You are being tested. And you know what they say,my darling. Being tested only makes you stronger." - comforting Edith after her canceled wedding
  • "Because you are my baby. My beauty and my baby." - saying goodbye to Sybil
  • "Welcome to the Highlands." - to Robert after being woken up by a bagpipe at Duneagle Castle
  • "You don't have to give money after every conversation,Mother." - talking to her mother as she pays a visit to Downton for Mary's wedding
  • "Downton Place. How lovely." - to Robert as they visit the house they may have to move into
  • "And you never thought to involve me,her own mother?! You,Rosamund! You looked at that little girl,and you never thought it was my business too?!" - to Violet and Rosamund for never telling her about Edith and Marigold.
  • "We have quite the contrary daughter." - Season 6 Episode 8 - talking about Mary and spouse options for her to Lord Grantham.

幕后

  • 科拉这个角色的灵感部分来源于美国人玛丽·莱特(Mary Leiter),她通过嫁给乔治·柯曾(George Curzon)成为了柯曾男爵夫人和印度总督夫人。玛丽·莱特的父亲利瓦伊·莱特(Levi Leiter)是一位芝加哥富商和资产投机商(他是马歇尔·菲尔德百货连锁店[9]前身的创始人之一[10])。不过和科拉的父亲伊西多尔·莱文森不同,利瓦伊并非犹太人,而是一位信奉路德教的德裔宾州人。另外,玛丽·莱特的母亲玛丽·特里萨·卡弗·莱特(Mary Theresa Carve Leiter)也与科拉的母亲玛莎·莱文森不同,并非纽约商人之女,而是住在华盛顿特区杜邦环岛的一处庄园里。[11]

出场

出场与提及
第一季 第一集
出场
第二集
出场
第三集
出场
第四集
出场
第五集
出场
第六集
出场
第七集
出场
   
第二季 第一集
出场
第二集
出场
第三集
出场
第四集
出场
第五集
出场
第六集
出场
第七集
出场
第八集
出场
圣诞特辑
出场
   
第三季 第一集
出场
第二集
出场
第三集
出场
第四集
出场
第五集
出场
第六集
出场
第七集
出场
第八集
出场
圣诞特辑
出场
   
第四季 第一集
出场
第二集
出场
第三集
出场
第四集
出场
第五集
出场
第六集
出场
第七集
出场
第八集
出场
圣诞特辑
出场
   
第五季 第一集
出场
第二集
出场
第三集
出场
第四集
出场
第五集
出场
第六集
出场
第七集
出场
第八集
出场
圣诞特辑
出场
   
第六季 第一集
出场
第二集
出场
第三集
出场
第四集
出场
第五集
出场
第六集
出场
第七集
出场
第八集
出场
圣诞特辑
出场

参考资料

  1. 1.0 1.1 1.2 唐顿庄园第一季新闻稿里这样描述科拉:“1888年,20岁的科拉随母亲来到英格兰”。表明她生于1868年;唐顿庄园第一季官方剧本中描述她在1912年“年约40,非常漂亮”,这佐证了新闻稿里的说法。
  2. 科拉在第一季第六集中提到过这位亲属,但尚不清楚是姑妈还是姨妈,或者是血亲还是姻亲。
  3. 第一季第七集中,听闻母亲要来看自己时,科拉的反应是“噢,我的天哪”。
  4. 彼时科拉已经是一个女继承人,所以她来到伦敦时一定刚满20岁不久,因为她父亲是在她20岁之前某个时间去世的。
  5. 尽管唐顿庄园第一季新闻稿中说罗伯特与科拉在1889年结婚,但第五季第一集中夫妇两人在1924年庆祝他们的结婚34周年纪念日。
  6. 第一季第一集中,当罗伯特对玛丽说,如果对方只是为了金钱财产而娶你,你永远不会感到幸福,科拉却说“我就很幸福”,这表明尽管罗伯特娶她只是为了财产,两人仍然爱上了对方。
  7. 伊丽莎白·麦戈文剧透第四季
  8. 《拯救唐顿庄园的女人:美国的美元公主如何嫁给面临崩溃的英国贵族》,另见同主题中文报道:《美元公主》
  9. 马歇尔·菲尔德百货公司
  10. 马歇尔·菲尔德也是ITV另一部连续剧《塞尔福里奇先生》里主角哈里·戈登·塞尔弗里奇(Harry Gordon Selfridge)的财富来源。
  11. 唐顿庄园幕后:真实的报业大亨与女继承人,科拉与理查德·卡莱尔的原型杰茜卡·费罗斯,《每日邮报》,2011年9月17日。
avatar
avatar
北落师门
1

infobox里的“信息、资料”等字样去掉是不是会更加简洁有力?

19个月
avatar
1

嗯我改了~~~全都改成两个字了。

19个月